卫生棉被发明前,是什么帮助女性抵抗大姨妈呢?

2018-01-08 20:54
  • 如果要票选20世纪,不知道广大女性同胞们会作何选择,笔者最伟大的发明在这里要郑重投卫生棉一票。毕竟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人烦不胜烦,有了这个薄薄的小东西,女性从身体到权利再到灵魂都得到了里程碑式的自由释放。这是一项属于全人类女性的无种族国界的发明。然而,卫生棉发明生产至今也仅有不足百年的历史,女性却从物种衍生至今就和大姨妈密不可分。那么问题来了:卫生棉被发明前,是什么帮助女性抵抗大姨妈呢?

    在世界上第一个女性进入性成熟期后,女人和姨妈的永恒之战已经吹响了号角。毫无疑问,茹毛饮血的原始人类对此毫无抵御力,能做的也只有用干草和树叶(后来据说还有天然海绵)潦草的打扫一下“战场”。流就流吧,人类的平均寿命也就30左右,又能流几年?

    所幸到了古埃及时期,战况终于有了改变。古埃及人把女人来月经和月亮女神挂钩,视其为繁殖的象征,是身体在自我清洁的表现。但是大刺刺挂着血条出门也不太像话,有点影响审美。于是软化后的莎草纸被裹在小木棍上作为卫生棉条1.0版出现在战场,有效的对“敌军的进攻”进行了拦阻。海那边的古希腊罗马女人更喜欢亚麻布款的,但据说它还可以避孕。

    因此直到现在,笔者仍然怀疑希帕提亚女神有古罗马血统。毕竟古罗马人非常信奉来姨妈的女人有神力,脱光了衣服可以把冰雹风电吓跑,还能为田里驱虫……讨厌的追求者什么的,跟害虫也差不太多吧。

    但这种健康正确的姨妈观(或者还要加上使用方式)在进入中世纪后就阵亡了。基督教神学笼罩下的欧洲大陆将经血视作夏娃偷吃禁果的惩罚,是不洁的污秽。姨妈到访的女性要被关小黑屋不许回家,隔离一周。可能有些妇女不愿意这样动不动就被关起来,于是就想办法用破布包上苔藓做成卫生带,或者再用晒干的泥炭塞进阴道吸收经血来给自己加上双保险(有的还要佩戴大蒜遮掩血腥味)。至于这些东西里面有没有昆虫细菌,就只能靠上帝保佑了。

    如果经血多到止都止不住,人们还有一“邪术”可以用来扭转战局。把蟾蜍放在罐子里烧成灰,用袋子装起来放在靠近子宫的地方。说实话,笔者至今没搞明白这种行为的科学原理在哪里。

    不过,托中世纪女性普遍营养不良、经血不足、早孕绝经和一直在生孩子的福,蟾蜍的非正常死亡率并不高。大部分的贫穷女性也没那个闲情逸致和蟾蜍过不去,大姨妈来了就随它去,换身红色的裙子也就不显眼了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对大姨妈人人避之不及的欧洲,法国人可能是其中的一股令人惊艳的泥石流。他们认为女人经血的味道代表着生机勃勃的女人味,是“世界上最性感的味道”。遗憾的是在女人“最有魅力的时间段”是不能啪啪啪的,不然会生下一只黏糊糊的怪物。虽然不知道这个传说起源自哪里,但可以想见最初提出这个说法的人必然为法国的国民节操操碎了心。

    幸好,在混乱的中世纪过去后,工业革命的浪潮带来的不仅是生产力和思想的解放,还有女性身体的解放。即使血流如注也要保持优雅,紧身鸟笼群无论如何不能脱下,为了打好这场姨妈之战,“卫生围裙”应运而生——在腰间裹一块布,里面有月经垫,用安全别针或吊夹固定住后,夏天捂出一大片痱子不成问题。

    或者可以选择卫生背带裤,一种类似于现在妹子常穿的连体裤的神设计。穿过连体裤的妹子都知道,上厕所就是一场灾难,何况是将“背带裤”穿在裙子里面。

    于是,18、19世纪以来,月经垫、月经带、月经内裤变得受欢迎起来,只是仍是以妇女手工自己DIY为主。用柔软的破布缝好后,可以多次清洗使用,省钱又方便。当然,有钱的人家也可以选择从工厂买流水线生产的“最新款”月经垫,也不用担心尺寸问题,因为垫的两边有绳结,专门用来连接在月经带上。这样女性买家的腰围就仍是一个秘密。

    挪威的耐洗月经垫

    美国的耐洗月经垫

    20世纪前德国的月经垫,内裤,月经带制作说明书

    只是,这时的“姨妈武器”都还处于可持续使用的时期,真正将其带入到现代化的是一战。当时的护士们发现,止血绷带的可吸水性强,又很便宜,可以用完就扔不必清洗。有头脑灵活的商人从中发现了商机,开始生产一次性卫生垫。在吸收衬里加入棉花、羊毛或类似的纤维品,衬里的两端向左右延伸,以便能够在内衣下面的特殊腰带或腰环上进行固定。但是这种设计并没有得到大众好评:太容易左右错位或直接滑落。

    月经带

    20世纪20年代可洗卫生巾的广告

    并且,卫生用品厂家还要面临的一个尴尬问题——很少有女性能够大大咧咧的直接跑到商店,在男售货员(收银员)的目光洗礼下淡定的买走卫生巾。并且它们的价格十分昂贵,很少有妇女买得起。这就导致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光顾商店的小偷中,混杂着很多“卫生巾大盗”。

    于是,商家们想到了一个好办法:用普通的盒子装盛卫生巾,不在上面印大logo。当有妇女来买时,只要默默地把钱放入一个盒子里,店员就会秒懂,然后为她们取来想要的东西(高洁丝公司甚至还设置了自动贩卖机)。

    强生公司的早期简洁包装

    1921年kotex卫生巾广告

    可能20世纪的确是卫生棉的高速发展期。在轰轰烈烈的姨妈之战中,人类凯歌频奏,不仅实现了卫生棉的大规模商业化生产,还更加向着女性的舒适追求迈进。一位名叫哈伦的医生,看到妻子穿戴者厚大的卫生巾,外面围着围裙非常不方便,便根据18、19世纪时曾一度流行的“带有尾巴”卫生棉条,做出了一次性的导管式卫生棉条。

    卫生围裙,妇女穿的防水材料制成的围裙,以防止污渍(如经血),在20世纪上半叶的美国十分热门

    这种“带有尾巴”的卫生棉条由被甘油浸透的棉球组成

    卫生棉条

    20世纪70年代,随着不干胶的普及,卫生棉制造商们别出心裁的将不干胶固定在卫生巾背面,这使得卫生巾再也不用被强行和月经带或月经围裙相结合,堪称里程碑式的伟大革命。自此,卫生棉正式进入了无带时代,一直到今天。

    1973年Stayfree的无带女性卫生巾广告

    在这场与大姨妈的旷世之战中,由于男性的助战,女性已经由节节败退到独孤求败。也许未来的某一天,战争会走向结束。


  • 精品推荐
     
   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