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开车屡发怪事,每周都会轧死一头猪,撞死女孩后揭开诡异真相

2017-11-28 21:48
  • 男子开车屡发怪事,每周都会轧死一头猪,撞死女孩后揭开诡异真相

    长田泉三是一名火车司机。他任职的H车站有一辆编号为D50444号的货运火车头,因为经常发生碾撞事故,被员工们称为“葬礼火车头”。倒霉的是,每次发生事故,都让长田泉三赶上了。

    三年前,“葬禮火车头”在H车站附近的陆桥下轧死了一个发疯的中年女子。事后,长田买了一个小花圈挂在驾驶室的天花板上,表示对亡灵的悼念。

    从此以后,每次发生类似事故,长田都不忘在驾驶室天花板上挂一个花圈,这已经成了他自我安慰的一种仪式。

    这年冬天的清晨,D50444号像往常一样抵达了H车站的货物月台。长田走下铁梯,突然发现车轮上有血迹。难道在火车行进时又发生事故啦?作为司机的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。

    长田赶忙叫来几名工作人员,一起帮忙清扫火车头。一名工作人员用火钳子夹出一块长毛的奇怪肉片,几个人互相传看,都说毛太硬,不像是人类的肉片。

    很快,轨道工人在距离H车站约六里路、接近B车站的轨道转弯处,发现了一头大黑猪七零八落的尸体。B车站位于近郊,附近的农家大多以养猪为副业。

    人们推测,黑猪可能逃出猪栏,在弯道附近随兴散步而被火车轧死。虽然轧死的只是一头猪,但善良的长田还是买了一个新花圈挂在驾驶室天花板上。.

    大家本以为事情过去了,可是几天后的清晨,抵达H车站的D50444号车轮下又再度粘着新的黑猪肉块。长田只好在只悬挂了七天的花圈旁,再挂上一个新花圈。.

    怪事还在继续发生。几天后,同样的时间地点,火车又轧死了一头白猪。这回,火车库主任片山忍不住向B站所属的警署报案了。

    警察查了记录,最近果然有三户农家报案,说家里养的猪被偷走了。警察又调查了事故现场,发现了断掉的绳子,说明是有人把猪绑在铁轨上,故意让火车头碾轧的。难道是什么人在搞恶作剧吗?

    案子还没有头绪,几天后,又发生了第四起相同的事故,这次被轧死的也是白猪。

    这时,警察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规律——每次发生事故的时间都是星期天凌晨,而猪都是在被轧死的当夜失窃的。

    火车库主任片山得知这些信息后,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捉住案犯的计划。

    很快又到了星期天,凌晨三点的时候,片山主任带着属下吉冈,开车来到B车站附近的铁轨弯道。片山把车停在铁轨旁的树林里,两人下车后就埋伏在了林子里。.

    四点半左右,从铁轨另一边的小路方向,传来了轻微的猪叫声。声音逐渐接近,铁轨上出现了一个黑色人影,他牵着一头大白猪,天色很暗,看不清这人是什么长相。.

    偷猪人把猪绑在铁轨上,然后在猪面前洒下很多食饵。主任和吉冈悄悄站起身往前走,但才走了十几步,吉冈的鞋底竟然踩到了枯枝,发出极大的声响。吉冈愣了愣,马上拔腿朝着铁轨冲过去。.

    偷猪人回头望向树林,大叫一声,猛地转身就逃。吉冈紧追不舍,但是跑了没多远,就见不到偷猪人的踪影了。吉冈只好回到铁轨边,主任已经解开了绑猪的绳子,两人把猪拖到一边。

    主任拿起几片饼干给吉冈看:“你看,这猪被下毒了。偷猪的人无法搬动死猪,只能赶着活猪过来,然后把猪绑在铁轨上。他怕火车开来时,猪挣扎逃走,就给猪喂有毒的食饵,等毒性发作,猪就只能乖乖地被火车撞死啦。”

    吉冈看看饼干,饼干是红色的,表面粘满果实般的东西。

    这时,远处传来火车疾驰的声响,D50444号火车“轰隆轰隆”地从铁轨上开了过去…….

    片山主任把饼干带回H车站给大家传看。司机长田泉三看了饼干,总觉得在哪儿见过。他想了好一会儿,说:“想起来了,这是葬礼专用的饰饼嘛!我去买花圈的那家葬仪社,就贩售这种饼干。”

    主任问长田葬仪社的地址,长田说,这家店叫十方舍,就开在车站后面。主任和吉冈立即出发,很快来到略显破旧的葬仪社十方舍。主任进门后订购了一个花圈。

    葬仪社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神情非常忧郁。

    主任环视四周,工作室后面是通往内室的纸门,门缝间露出一张年轻女孩的脸庞,可能是老板的女儿吧。主任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迷人的脸:丰润的圆脸,皮肤白皙透明,一张樱桃小嘴,圆圆的双眸像是蒙着薄纱般带着些许朦胧。

    可是,不知为什么,女孩甜美的容貌却带有一丝阴沉恐怖的感觉。

    主任环视着屋子,突然,他注意到水槽里养着的鲜花,就问正在编花圈的老板:“这些花很漂亮,像这么寒冷的季节,怎会有这样的鲜花呢?”.

    老板说:“当然有啊,B车站附近的农业学校的温室里多得是。他们每个星期六下午举行拍卖会,你们去的话也能买得到。好啦,完成了,总共六十钱。”.

    主任接过花圈,付了钱,转身走出店外。吉冈紧跟在主任背后,走出不远,吉冈兴奋地说:“主任,那老板已经承认他每星期六下午都会去B车站那里,这事多半就是他干的,为什么不将他抓起来?”.

    主任说:“不错,那个老板十有八九就是我们前两天追丢的嫌犯,但我们不是警察,目前也没有确凿的证据,与其现在抓人,不如再等几天,在星期天凌晨当场逮捕他。到时候,我们就能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啦。”

    很快到了下一个星期天凌晨,片山主任带着吉冈和一位警察,一同默默蹲守在铁轨旁的树林暗处。十分钟过去了,二十分钟过去了,最后,重要的D50444号的货运列车也驶过了,嫌犯却没有出现。

    主任失望地说:“对方可能察觉我们埋伏在这儿了,既然如此,我们就直接去十方舍。”

    一行人从B车站直接搭乘下一班客运列车来到H车站。此时天色已经大亮,他们经过火车库时,“葬礼火车头”的司机长田迎上前来,神色凝重地说:“又轧死人了。”.

    主任不禁叫道:“什么?”

    长田回答说:“就在距这个车站一百米的陆桥下。这次火车头的车轮上缠着女人的头发,不是猪。”.

    主任只好把逮捕十方舍老板的事拜托给警察,立刻往回走,没多久就来到H车站外围的车祸现场。.

    正值早上,陆桥上挤满了黑压压看热闹的人。一行人挤开人群进入现场,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紧接着,眼前出现了惨不忍睹的女人头颅,头颅的上半部分已经不见了。看着女人空洞的半边头颅,主任他们终于发现,那是葬仪社老板的女儿!.

    接着,有人找到了女孩的遗书,遗书的内容让所有人大吃一惊,也解开了“葬礼火车头”最后的谜团。遗书上写道:

    令我怀念的长田先生,.我是十方舍老板的独生女阿丰。当你读着这封信时,我已经再也不知羞耻地去了天国,所以,此刻我什么话都敢说,请你听我说明。.

    四年前我十九岁那年,右脚不小心受了一点伤,因为家境贫困,没办法充分治疗,结果细菌从伤口侵入,最后演变成橡皮症,两条腿丑陋得根本无法见人。

    从那时候起,父母拼命地宠爱我。母亲发狂般每天不停地对我说对不起、对不起,就这样,母亲最后真的疯了。就在三年前一个下着冷雨的秋夜,发狂的母亲赤足冲出家门,在陆桥下被火车轧死了。.

    令我怀念的长田先生,当时火车的驾驶员正是你。你是个非常亲切的人,为了吊唁我母亲的亡魂,特意悬挂起花圈。而且,之后每次撞到人,你都会来我家买花圈。你的心实在太温柔善良了!

    我从在店里第一次见到你时,就非常非常喜欢你,可我的身体是如此丑陋,不能够接近你。你每年只会来买两三次花圈,因为总是见不到你,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,也越來越任性。

    一个月前,父亲终于答应我,每星期去B车站附近买花时,会代替我向非常灵验的神明祈求。结果,神明真的听到了我可怜的心声,让你每星期都来到店里。.

    当时我是何等幸福呀!我每天高兴地唱着歌,快乐地和父亲交谈。但是,前些天开始,你又不出现了,而且,不知道为什么,父亲说,这样做上天会惩罚我们,不能够再向神明祈求。我按捺不住,终于和父亲吵嘴了。.

    我气急之下,用刚好拿在手中、用来在棺材板上钻孔的凿子,失手杀死了父亲。

    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。我会抱着这封遗书,借你的手,前往母亲所在的国度。写完这封遗书,我匆忙制作好花圈,请你为了可怜的我,将它悬挂在火车头……

    看完遗书,主任一行人飞奔进入十方舍,只见那女孩的父亲已经躺在刚做好的棺材里,心脏附近斜插着大凿子,身体僵冷……


  • 精品推荐
     
    关闭